分享一位觀察力強筆鋒銳利不屈不撓的時評家文章

發暴亂財的「怕死士」
2019.05.05 20:00
屈穎妍@HKG報

2013年4月28日,為了聲援戴耀廷發起的「佔領中環」,有十個來自商界、宗教界、教育界、社工界、文化界的人跳了出來,把自己冠上一個浪漫名字,叫做「佔中十死士」,今日在監獄服刑的邵家臻就是其中一人,也是因為當日的「死士」頭銜,讓這個寂寂無名的社工搖身一變,成為尊貴立法會議員。

翻查十死士名單,你會發現,那一場博弈,只紅了一個邵家臻,其餘9人,在2014年佔中真的開始時,已不知「死」到哪裡去?剩下這個係威係勢衝到今日的「死士」,終於圖窮匕見,露出真身,變成笑料,這「死士」,原來寫漏了一個字,是「怕死士」才對。

由無人認識到2013年跳出來扮「死士」埋了黎智英堆,經歷佔中、旺暴之後極速上位,2016年以功能組別途徑當上社福界立法會議員,所以,這個邵家臻,絕對是受益於佔中的一群人,如果用發國難財的概念解釋,他就是發了暴亂財。

還是那句:出得嚟行,預左要還。發完暴亂財的結局,當然是要找數,8個月的牢獄下場雖是輕判,但已夠嚇到「怕死士」現形了。

當日在鎂光燈前昂然被捕的「死士」,一入監房,立即腳軟,嚇到心跳加速,頭一晚已捱不住,又肚痛又作嘔諸多問題,於是翌日即被送到有冷氣有人服侍的伊利沙伯醫院。坐一夜牢已喊驚,名副其實是個「怕死士」。

佔中時英明神武、議會質詢時聲如洪鐘的邵家臻,一夜之間,百病纏身,看清楚,原來十幾萬薪津的立法會議員,是要來跟小市民搶資源。

聲稱這裡痛那裡痕,一時呼吸困難,一時又心跳加速,於是邵家臻獲得一次免費全身檢查,不查由自可,一查發現血管栓塞,因身份特珠,醫院趕緊替他安排通波仔手術,不用排隊、不費分文,通了一條血管,放進兩個支架,誰堆單?當然又是你和我——納稅人。

一般市民如果到公立醫院看門診,至少等三四小時,確診你血管有事排期通波仔,重症排它一年半載、輕症排兩、三年是等閒事。

不過以邵家臻的身家地位,他大概會去看私家醫生,全身檢查再加通一條血管放兩個支架,十來廿萬閒閒地。但今日,這位尊貴議員不用排期,不必花錢,就可以用監躉身份打尖搶公共資源,用庫房公帑來治他的隱疾,「怕死士」不單怕死,原來還是算死草,破壞完社會,再打市民荷包,行為叫人鄙視,令人髮指。

最讓人驚嘆的,是他還想申請出監到立法會繼續開會,更說「不介意扣著手鐐腳鐐坐在議事堂」。對不起,你不介意,我們市民很介意,拿了這麼多著數,你還想霸著議席出工資?

回監房面壁想想自己的初衷吧,你們叫這做「雨傘革命」,搞革命呀,歎冷氣通波仔𢭃十萬人工還要怕痛怕累的革命,只得一種,叫廢柴革命。

https://www.hkgpao.com/articles/1001851